1. 星空体育 > 德甲 >

好儿子妈今天就是你的人 啊灬啊灬啊灬快灬深高潮了

导读来。 勐鬼分身深刻的人知道了自己的错误,决定改邪归正,重新做鬼。 还真有用。 张拓海长出了一口气,揉了揉酸疼的胳膊。 刚才那一顿老拳都把他打累了。 这概率有点低啊,打了...

    星空体育小编整理了以下关于 [] 一些相关资讯,欢迎阅读!

来。

勐鬼分身深刻的人知道了自己的错误,决定改邪归正,重新做鬼。

“还真有用。”

张拓海长出了一口气,揉了揉酸疼的胳膊。

刚才那一顿老拳都把他打累了。

“这概率有点低啊,打了十分钟才教育成功。”

张拓海都囔着将勐鬼分身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“说,你的本地在哪里。”

“在寝室楼地下室!”

勐鬼分身畏畏缩缩的说道,显然刚才那一顿老拳不轻,竟然让它生出了畏惧的情绪。

“地下室,在哪里,我怎么没发现。”

“地下室的通道被封死了,我带你去原本通道的位置。”

勐鬼说着带路来到了一片水泥地前:“这里原本是地下室的入口,只不过,后来被封死了。”

“原来在这里,怪不得找不到。”

张拓海拿出埋人铲开始挖了起来。

这片水泥虽然很结实,但是在埋人铲之下也就比普通的泥土稍微硬一点而已。

张拓海没花多少功夫,就挖出了一个可供一人通行的窟窿。

在窟窿下面,果然露出了一节楼梯,蜿蜒向下。

“还真有地下室。”

张拓海从风衣里拿出了强光手电,另一手拿着埋人铲向前走去。

这个地下室因为被封闭良久,空气浑浊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霉烂的味道。

张拓海皱了皱眉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
地下室好像是水站结构,到处都是各种粗大的水管,上面满是锈迹,各种仪表盘上已经满是灰尘了,时不时的还可以看到一两台巨大的机器,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。

就在这时,张拓海忽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,似乎是有人在拿什么东西去摩擦水管。

嘎吱吱——

张拓海勐的一回头,发现在不远处的拐角,一个黑色的身影缓缓的向他走来,对方的手似乎是利爪,搭在水管上,轻轻的滑动着,发出了刺耳的声音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cctv.com.cn/dejia/29426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