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星空体育 > 中超 >

晴美温柔得如同她的名字一般美丽

导读装修豪华的咖啡厅里,轻柔的音乐煽情,晴美低着头,羞涩地搅拌着杯中的卡布奇诺。她眼中的喜悦无处可藏。 坐在对面的涂小川很有礼貌。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晴美就像她的名字一...

    星空体育小编整理了以下关于 [] 一些相关资讯,欢迎阅读!

装修豪华的咖啡厅里,轻柔的音乐煽情,晴美低着头,羞涩地搅拌着杯中的卡布奇诺。她眼中的喜悦无处可藏。
 
坐在对面的涂小川很有礼貌。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。晴美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温柔。这个在网络里聊的很开心的女人,比想象中的还要细腻。涂小川心中充满喜悦,第一句话就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 
“你真漂亮!”涂小川的话里隐藏着喜悦。
 
晴美显然对自己朴实无华的开场白感到惊讶和害羞。她微微抬头,露出浅浅的微笑。这种对话让她不知如何回应。
 
餐厅的服务员端来了甜点,精致的抹茶蛋糕配上温柔的晴美。那些在网络上一拍即合的话题,似乎都落入了现实,水土不服,以至于酝酿了很久,此时也挑不出一个字来。晴美静静地品着蛋糕,偶尔抬头看看对面凝视的眼睛。
 
“你听说过步行Wi-Fi吗?”涂小川突然问她。
 
晴美惊讶地摇了摇头,脸上写满了不解。
 
“喏,我有,给你用!”涂小川一脸得意。他要来晴美的手机,接通手机上的无线信号。
 
晴美接过接通的手机就激动起来。她开始好奇地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
涂小川自嘲地一笑,“秘密!”他说。
 
梅出于好奇,对涂小川有些热情。她无辜地问:“你手机里有无线路由器吗?”
 
涂小川笑着摇摇头。“再猜一次?”
 
晴美对他的反问有点感叹。她总是不喜欢拖泥带水地说话,所以她只是不停地吃甜点。
 
涂小川看到晴美的样子,不禁有点心疼。于是我向她坦白了原因,道了歉。
 
北京前门附近的大栅栏很热闹。早在四年前,大一的时候,晴美曾经和初恋男友来过北京,那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来北京。之后就和平分手了。Sunny提出要和涂小川一起去散步,却突然很怀念以前物是人非的日子。
 
周围的喧嚣掩盖了过去的爱恨情仇。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晴美只觉得美。那一年的青涩爱情,不值一提。她以为永远也忘不了的,其实不知不觉就淡了。晴美松了一口气,不管前男友是真的被背叛了还是误会了。她不肯分手,直到现在也不能说后悔。日子总是要往前走的,何况她已经释怀四年了,身边也不缺朋友。
 
路过一家卖旗袍的店,晴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。她渴望地盯着橱窗里那件独一无二的天蓝色旗袍,她真的很喜欢。
 
涂小川见她喜欢,不由自主地伸手捏了捏自己干瘪的口袋。他微微蹙眉,经济拮据让他有些难过。
 
梅清对旗袍的美丽惊叹不已,但她无意走进商店。她总是远离昂贵的东西,即使她喜欢它们。
 
他们绕过了几条街,晴美只看着街上的东西,一言不发。她喜欢摸着精致的脸谱,试穿绿色的玉镯,然后支支吾吾地说一句“谢谢”就走开了。
 
涂小川没有多少钱。虽然来北京十几年了,但还是住在朝阳区的地下室,一个月500块钱。我们出去见面的时候,他刚结完上个月的房租,口袋里只有可怜的一百块钱。喝完咖啡后,他几乎一无所有。好在晴美不是那种喜欢花钱的女生,所以一直给他留着起码的面子,不会在钱面前为难他。
 
和所有二十出头的女生一样,晴美爱美,很容易无缘无故爱上一个人。只是和初恋分手后,她在爱情上变得要求极高。她可以接受自己的喜欢,却无法容忍自己爱一个人。四年来,晴美接连喜欢了几个人,却没有爱上任何一个人。她把喜欢的异性当成朋友,朋友不能当恋人。在她心里,喜欢和爱是截然不同的。在涂小川面前,她犹豫了。
 
晴美是个孤独的人,任何关心都能打动她,所以当涂小川轻轻拉住她的手时,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无法抗拒。她甚至想被他拥抱,哪怕只是为了一个朋友;她想吻他,哪怕只是一场表演,内心极度空虚。也许这样才是放下的唯一方式。晴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想给谁,但是他不在,任何替代都是一种安慰。
 
午后的阳光很美。涂小川默默的在晴美身后拍了很多照片。那些拖着光影背景的,在相机里拍了个留念,活在他心里。涂小川喜欢晴美。他把爱情看得像爱情一样珍贵。
 
或许是因为他们相识已久,他们的谈吐一直都很轻松愉快。那些素未谋面的日子,早就在心里为对方勾勒出了善意的形象。
 
到了夜幕降临,他们的乐趣仍未结束,彼此从最初的拘谨中释放出来,能够开怀大笑。涂小川送晴美回家。在颠簸的公交车上,他小心翼翼地试图搂住她的腰。晴美很自然地扭动着身体,转头看向窗外。
 
满街都是盛宴,虽然已经是傍晚,似乎热闹才刚刚开始。迷人的女人,优雅的男人,豪华的汽车,所有这些在北京这个繁华的城市都很常见。自然是看多了,没有什么原始欲望。
 
不知道什么时候,晴美感觉自己的手掌慢慢温热起来,用力一抓。那是一只手。涂小川静静的坐在她的左边,那一刻,她目光相对的时候,有一种熟悉的温柔。
 
桑尼可能累了。她没有挣脱涂小川的手,而是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。她眼里噙满泪水,却突然想起了前男友。
 
公交车到了终点站,晴美看着绚烂的夜景,坚持自己换,好让涂小川早点回家。然而,涂小川和其他人一样固执。虽然下一班公交车完全在他住处对面,但他的坚持让晴美感动。
 
公交车晚点的时候,晴美蹲在路边环顾四周,涂小川一直紧贴在她身边,温柔地抚慰着她的焦虑。
 
“你为什么不回我那里去!”涂小川突然说道。
 
晴美立刻警觉起来,赶紧摇头。“不,我要回家!”她坚定地回答。
 
“可是已经十点多了,公交车大概也停了。跟我坐地铁回去,我担心你着凉。”涂小川坚持道。
 
“不,我要回家!”晴美有点生气。不要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。
 
“你放心,你睡我的床,我来打地铺,绝对保证你的安全!”涂小川猜到了晴美的心思,果断地说道。
 
深秋的天气真的有点冷。晴美虽然穿着涂小川递过来的外套,但还是感觉到了骨袭的寒意。
 
“可是,我想回家……”晴美的语气慢慢缓和下来。
 
涂小川见她屈服了,立马发誓再也不碰她了。“你要相信我,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一会儿,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!”他的眼里充满了真诚,说的时候眼眶湿润了。
 
晴美想了很久,她无辜地问:“你真的能躺在底楼一动不动吗?我可以睡得很轻,任何烦恼都可以叫醒我!”
 
“殿下您放心吧,我的任务是保护您的安全,保证您的睡眠!”涂小川双手坐在相册上,一脸俏皮。
 
“哼,油腔滑调,我是怎么成为女王的?我是女神!我比女王强多了!”晴美噘起她可爱的樱桃小嘴,挑衅地喋喋不休。
 
“好,好!你是女神,大女神!”涂小川开心地接过腔。
 
他们一路笑着来到涂小川租的地下室。楼道里光线昏暗,很少有白炽灯发出微弱的光。Sunny小心翼翼地跟着涂小川,她撇着嘴,对他租住的环境感到有些不好意思。
 
当狭窄的门被推开时,一张单人床跃入眼帘,房间相当狭窄。除了这张床,没有地方放其他更大的家具。
 
晴美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禁后悔起来。她呆呆地站在门外,一脸惊慌。
 
“进来吧!”涂小川递给她一双男式拖鞋,尴尬地解释道:“我一直打算搬到楼上去住,但是钱总是不够。这里空间小,不要介意。我尽力而为,过几个月就能搬家了。”
 
“哦,没事,挺干净的!”晴美尴尬地笑了笑,怕被人看到嘲笑她。
 
晴美在狭窄的房间里来回看了看,鼓起勇气走进小屋。涂小川招呼她,在床上坐下。他打开电脑,问她想看什么节目。
 
“海绵宝宝”晴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。
 
“你真幼稚。既然女神说要看海绵宝宝,本宝宝就陪你看!”涂小川嬉皮笑脸地说。
 
“讨厌!”晴美被他的调侃感染了,慢慢放松了自己的紧张。
 
晴美从小最喜欢的动漫是海绵宝宝,所以当海绵宝宝在电脑屏幕上吹口哨的时候,晴美自然会兴奋起来。身旁的涂小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双手合十地握着晴美的手,手心微微有些发烫。
 
看到好笑的事情,晴美忍不住笑了起来,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涂小川脸上细密的汗珠。
 
“我能抱抱你吗?”涂小川显得有些紧张。
 
“为什么不呢?”Sunny被动画剧情点亮。
 
涂小川得到允许后,轻轻地搂住了她的腰,晴美的腰很纤细。涂小川用僵硬的姿势抱着她,他慢慢向她靠近,直到紧紧地抱着她。
 
"我想吻你"他热情地说。
 
晴美的脸瞬间红了,她很害羞,但不动声色。涂小川立刻意识到了她的默许,于是他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。他的吻细腻而丰富,具有男人特有的魅力。
 
晴美忍不住被亲了一下,脸越来越热。当涂小川亲吻她的耳朵时,火热的情欲让她有些心不在焉。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体内激荡,她甚至想飞蛾扑火。
 
涂小川吻得很认真,他陶醉在这种痴迷的抚摸中。他的吻开始变得热烈而大胆。当他试图解开晴美的外套时,突然被他歇斯底里地推开。
 
晴美渴望爱情,几乎完全失控。她喜欢涂小川。从一年前的网聊开始,她需要一个男人的温柔,爱和幸福,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人了,所以任何替代都只是一种安慰。她不能背叛她心中的那个人,哪怕那个人已经有了别人。
 
晴美使劲推他。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激烈的挣扎。她无法理解前男友是如何让她铭记四年,甚至在她有了新的恋情之后。前男友是她爱情中的玻璃,透明到无法接近任何异性。
 
当激情嘎然而止时,涂小川颓废地瘫在床上。他不明白晴美是一次次拒绝,还是不够爱,还是自己不够好。
 
天亮了,涂小川信守承诺,送晴美上车。他眼圈红红的,嘴里喃喃自语,犹豫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 
汽车启动时,青梅朝我挥了挥手,“等等我!”她大声说。
 
“等等我!”一句话,像一个保守的承诺,一下子触动了涂小川的泪点。他看着火车渐行渐远,泪水哽咽,那句“我爱你!”多少疑惑在我变成迟到的时候在我的喉咙里,我坚定的点头,因为那个约定。
 
三年后,涂小川在燕郊买了房,终于和晴美一起搬出了租住的楼上。他们回老家领证结婚,一切来得很自然,仿佛冥冥之中注定。
 
一年后,他们的儿子出生了,晴美轻轻地抚摸着襁褓中的孩子。看着宝宝天真无邪的笑脸,晴美突然放下了一切。那些沉淀在心底的不甘,消失的无影无踪,大概是彻底忘记了一个老朋友。最后,并没有那么难。
 
那些年我以为过不去的坎,原来只是自欺欺人。那些足以治愈你的人,其实就在你身边。只要他们顺其自然,留在最后,不管他们的到来,都是对的人。
 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cctv.com.cn/zhongchao/29449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